站内检索:   
  
  • 央视揭台湾间谍案 学校应该加强反间谍知识教育
  • 浏览:69   发布人:admin-2   发布时间: 2018年10月02日

    9月15-16日,央视播出“2018-雷霆专项行动破获百余起台湾间谍案件”,《焦点访谈》更是连续两天以上、下分期的形式重磅推出。

    一时间,看惯了影视片中的间谍案,如今现实版呈现在人们面前。

    人们在惊呼原来间谍之事离我们并不遥远,有时就可能发生在身边。

    人们在心悸之余,也为现实中上当的大学生们惋惜。

    所以一个话题不容回避。

    中国高校在日益开放的时代,在西方和各方敌对势力对中国大陆不断加强渗透的严峻形势下,反间谍教育应该受到重视,特别我们是否从校园宣传教育做起?学生思想单纯,更容易上当受骗,青年学生是未来一代主宰中国的主力军,这股力量不可被敌对势力利用。

    所以,中国学生时代就接受反间谍知识教育,应该尽快提上日程。

    以下是近期国内媒体和央视播出的间谍案。

    《华商报》报道提到,西安大学生赴台湾交流期间落入间谍设的圈套,提供情报接受调查;阎良军工单位职工想在网上找“美女”,却遇到台湾间谍,被套出多项涉密信息;90后咸阳小伙找工作被间谍利用,半年间多次到阎良帮间谍搜集情报;陕南某县公务员在金钱的诱惑下为间谍提供国家秘密,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

    报道全文如下:

    案例1  赴台被策反 西安研究生与台湾间谍签下“承诺书”

    一名成绩优异的研究生,在学校安排下赴台湾交流期间被台湾间谍策反,其本人因为给台湾间谍提供情报接受调查,同时也失去了不错的工作。

    遇见“大陆新娘”后,逐渐落入圈套

    1987年出生的徐飞(化名)是陕西西安人,父母都是某军工单位的职工。2006年,徐飞考上西安某重点大学材料成型及控制工程专业,本科毕业后又考上该大学材料物理化学专业的硕士研究生。他在大学期间成绩优异,多次获得国家奖学金。

    因在校表现突出,2012年9月,学校批准徐飞参加了该大学与台湾某大学的文化交流活动,为期4个月。2012年9月7日,徐飞乘机从西安出境抵达台湾。到台湾后,徐飞与大陆其他3名交换生同住一间宿舍,课余时间他们经常到台湾各地游玩。

    2012年10月初,一次课外活动中,一名自称从大陆嫁到台湾的女子主动和他搭讪,徐飞没想到,这其实是一场精心安排的“邂逅”。

    据徐飞回忆,当时该女子主动找他们攀谈,询问他们是否是大陆来的学生。女子自称是四川人,五六年前嫁到台湾,说她刚来台湾时很不适应,感觉很孤独,幸好她认识了一名从事两岸文化交流工作的记者。这位记者很照顾她,经常帮助她,并且对大陆文化非常感兴趣,经常要采访来自大陆的人,她希望能把这位记者介绍给他们做一次采访。交流中,该女子详细询问了徐飞学校、舍友等情况,并称约见记者时可以让其他3名舍友一起来。

    徐飞表示,到达台湾后,他非常想与当地学生多接触,除了交些朋友也想具体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但经过接触,他发现当地学生对大陆来的学生很排斥,因此当他遇见“大陆老乡”时,感觉格外亲切。

    办案人员表示,从徐飞遇见那名四川女子开始,他就已经逐渐落入台湾间谍的圈套,该女子其实是台湾间谍布置的外围人员,专门帮间谍机构寻找大陆来的学生,然后通过“大陆老乡”的关系亲近拉拢,而所谓的记者就是台湾间谍人员。

    台湾间谍冒充记者与学生拉近关系

    几天后,通过四川女子的牵线,徐飞与另外3名舍友一起见到了这名记者。

    该男子30多岁,台湾人,名片上显示他叫翁哲毅,是海峡两岸文化促进会的研究员。翁哲毅称,他主要从事两岸文化交流方面的采访及撰稿工作,当时正在做赴台交换生在台湾生活的有关课题,希望徐飞4人能接受他的采访。徐飞和舍友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便答应了。

    吃饭过程中,翁哲毅详细询问了徐飞及其舍友的个人、家庭情况、今后工作意向等问题。饭后,翁哲毅与徐飞4人互留了联系方式,并告知如果他们接受采访的话可以获得一定的报酬。从那以后,翁哲毅多次与徐飞4人见面吃饭、网上聊天,互相之间也越来越熟识。

    2012年11月初,翁哲毅以采访需要为由获得徐飞4人的个人简历。据徐飞回忆,在与翁哲毅交流中,他多次询问自己的家庭情况以及父母工作的某军工单位的详细情况,主要包括工厂的位置、生产哪些军用品等问题,当时他并没太在意这些,都如实回答了。

    2012年12月初,翁哲毅以了解大陆学术文化为由,向徐飞等4人索要一些论文。当时徐飞给对方提供了四五篇网上下载的关于泡沫水泥制备方面的论文,其他3人也都给翁哲毅发送了一些论文。第二天,翁哲毅给徐飞打电话称要看更多的论文,并从徐飞的电脑上拷走20多篇,这些论文大多都是从网上下载的。

    之后,翁哲毅还提出希望徐飞4人回大陆后,能帮他购买一些关于政治方面的书刊,把书刊扫描成电子版发送给他就行。随后,翁哲毅要了徐飞等人的账号,称以后方便付买书的钱。

    徐飞表示,翁哲毅和他接触期间非常体贴。他喜欢打篮球,对方就陪他打,但他明显感觉到对方平时不太打篮球。另外,他想品尝台湾小吃,对方就带他去吃各种小吃,基本上只要他喜欢的事情,对方都会陪着去。

    办案人员表示,翁哲毅的名字和身份都可能是假的,他通过“两岸文化研究员”的身份打消赴台学生的顾虑,以便有一个名正言顺的与学生持续接触、的理由。在这期间,翁哲毅还曾专门请徐飞4人到其家中做客,介绍他的弟弟给徐飞4人认识,这些行为都是掩盖其间谍身份的障眼法,都是为笼络关系。

    与间谍机构上级会面,进而履行参谍手续

    2013年1月初,就在徐飞即将离开台湾前,翁哲毅单独约了徐飞吃饭,并提出让徐飞回到大陆后帮其搜集一些某大学主办的学术期刊,其中包括《中国公路学报》、《交通运输工程学报》、《建筑科学与工程学报》等公开发行的期刊,并表示只要帮其搜集这些期刊,就会付相应的报酬。徐飞答应后,翁哲毅将徐飞带到一家温泉酒店,并拿出两份文件,其中一份是“愿意为海峡两岸关系促进会服务的承诺书”,承诺书的大概内容是徐飞自愿为“促进会”搜集某大学出版的学术期刊,以及关于中国的政治、军事、经济、建设、农林、医疗等方面的资料,搜集资料有相应报酬,并且已经收取5000元新台币用于购买设备。另外一份是保密协议,大概内容为徐飞经过培训,已经掌握资料传递的方法,并对搜集资料的事情以及传输资料的方法保密。翁哲毅要求徐飞亲手将文件的内容抄下来,并签上假名以保护自己。

    徐飞签完两份文件后,翁哲毅当场付给他5000元新台币,并给徐飞开了一间豪华客房,在客房中教给徐飞如何使用加密压缩软件、如何传输资料等问题,并称用这种方式传资料不容易被发现和拦截。之后双方约定了传输资料的时间、办法等问题。

    当日中午,翁哲毅还安排了徐飞与其上级黄某见面,黄某在了解徐飞身份信息以及得知其愿意帮忙搜集资料后便离开,并给徐飞留下1万元新台币“见面礼”。

    办案人员表示,翁哲毅让徐飞签署文件、安排徐飞与其上级会面其实是要在徐飞在离开台湾之前完成参与间谍活动的手续,徐飞签署的文件可能成为其被要挟的证据,黄某给徐飞留下1万元新台币“见面礼”是为了让徐飞觉得干这个活赚钱很容易。事实上,翁哲毅要求徐飞搜集的刊物并没有什么情报价值,但他故意布置这种简单的任务,就是为了让徐飞放松警惕,迈出“第一步”,为以后逐步深入发展打下基础。

    写“无合作关系声明”,打消学生顾虑

    在温泉酒店住宿的当晚,徐飞对翁哲毅和黄某起了疑心,感觉签订那两份协议有些不妥,便向翁哲毅表示希望将协议要回来。次日,翁哲毅又带徐飞与黄某见面,黄某安抚了徐飞,表示协议可以不上交,但仍会按协议给徐飞支付相关报酬。另外,黄某还提出让徐飞回西安后购买一张“黑手机卡”用于与翁哲毅联系。

    饭后,翁哲毅将徐飞送回学校后表示,他需要拿“承诺书”回去报账用,但将已经撕碎的“保密协议”交还给了徐飞。为了打消徐飞的顾虑,翁哲毅还指导徐飞写了一份“无合作关系声明”。声明的主要内容为,徐飞在台湾交流期间所签署的帮助台湾任何机构搜集有关资料的协议终止,在台湾期间与该机构无任何合作关系。翁哲毅告诉他有这份声明在身上,如果以后出了事,可以证明他没有帮任何人搜集过资料,必要时可以起到保护他的作用。随后,翁哲毅在徐飞离开台湾前,帮徐飞购买了台湾特产邮寄回西安,并又给了徐飞2万元新台币。

    回到西安后,徐飞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在给翁哲毅发送完一次资料后,便和对方中断了联系。但随后,国家安全机关侦查人员找到了他。

    办案人员表示,赴台的交换生是台湾间谍机构发展的重点群体之一。无论是“大陆新娘”还是“记者”,其实他们的真面目都是台湾间谍,他们之所以以这样的面孔出现,无非就是拉近与交换生的距离,让交换生从内心解除防备。表面上看,徐飞先期提供给对方的资料价值并不高,但台湾间谍机关对这些大陆交换生采取的是“放长线钓大鱼”的策反策略,他们更看重的是这些交换生的家庭背景和就业去向,以便将来暗中培养,并以高额酬金和胁迫手段软硬兼施,要求其长期为台湾间谍人员服务。一旦这些被策反的交换生毕业后进入一些具备较高情报价值的涉密单位,获得一定的职位或者更多的知密范围,间谍人员就会提出更多或更高的要求,那对国家安全的危害将难以估量。

    警示:赴台交换生成为台湾间谍重点发展群体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台湾间谍开始通过网络发送钓鱼邮件、微信交友等手段,引诱、拉拢党政军以及科研院所工作人员等特殊群体,达到为其搜集、秘密传递重要资料的目的。

    办案人员表示,近年来,两岸文化交流尤其是两岸高校之间的互相交流越来越多,由于大学生缺乏社会经验,比较容易相信别人,大陆赴台的交换生成为台湾间谍组织的重点发展群体之一。

    办案人员提醒广大赴台交流的大学生,如果遇到当地人要求搜集大陆资料,并以秘密手段传输时,就应该加以防范,以免陷入台湾间谍人员的圈套。另外,有两岸交流关系的高校也应注意对学生进行防范意识的培养。

    国家安全机关提醒广大市民,从事敏感涉密的工作人员要加强个人保密意识,如公民和组织发现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和线索,请拨打国家安全机关举报电话12339。

    案例2 危险的邂逅 附近的“妹子”原是千里之外的台湾间谍

    原想在网上找个“美女”,却遇到台湾间谍,并在对方的引诱下泄露了涉密信息。

    单位附近添加“美女网友”,对方很崇拜他的工作

     1971年出生的周伟(化名)是陕西阎良某军工单位职工,负责一些军用装备的装配工作,案发前已经在该单位工作了20多年。

    2015年8月中旬的一个周六,周伟到单位加班,中午休息时觉得无聊,便用微信搜索“附近的人”,发现附近200米左右有一名名为“羽晴”的女网友,微信头像很漂亮,周伟以为是工厂里的同事便添加了对方,并和对方聊天。羽晴称,她是厦门人,今年28岁,当时正在阎良出差做市场调研,两三天后就会回福建。

    第一次聊天期间,羽晴询问周伟的姓名、工作单位、具体岗位等信息,周伟如实回答了对方。得知周伟的工作内容后,羽晴表现得很崇拜,也很感兴趣,便进一步询问当时周伟正在做什么工作。周伟感觉到自己的工作好像非常吸引对方,出于炫耀,便告诉对方自己正在从事飞机某部件的装配工作,对方提出想看看他的工作场景,周伟便拍了一张某部件的照片发送给对方。对方表示对周伟的工作很赞许,这让他心里非常受用。

    周伟表示,羽晴自称未婚,他与羽晴联系主要是看对方照片很漂亮,想和她交个朋友,对方表现出对他工作很崇拜,让他觉得自己的工作可能会成为吸引对方的筹码,便毫无防备地告诉了对方自己的工作内容。

    多次详细询问军用装备相关信息

    从那以后,周伟经常会和羽晴聊天,偶尔还会发一些例如“我喜欢你”、“想娶你”等暧昧的信息。

    两人的部分微信聊天记录显示,每次周伟发送暧昧信息时,羽晴均会很有技巧地敷衍,并很快将话题引向周伟的工作。

    经过一段时间交流,周伟发现对方对其个人好像并不是太感兴趣,反而一直询问他工作方面的事情,怀疑对方像间谍人员,跟自己聊天好像有特殊的目的,于是周伟将羽晴从微信好友中删除。可过了几天,羽晴又主动添加周伟。周伟质疑对方是间谍,羽晴表示她不是间谍,她只是对周伟的工作很感兴趣,他们聊的内容根本没有什么价值。在羽晴的安抚下,周伟再次相信了对方,双方再次建立起了联系。

    2015年9月,周伟被临时抽调对某军用飞机进行改装工作期间,羽晴多次联系周伟并询问该飞机的数量、新老型号的区别、装备变化等信息,周伟都如实地告诉了对方。同年9月底、10月初,羽晴还询问了其他机型的数量、装配等信息,周伟也都告诉了对方。

    办案人员表示,周伟知道他的工作是涉密的,羽晴过度关注其工作内容以及频繁追问军事设备的具体信息,让周伟对羽晴的身份产生了怀疑,但羽晴坚持自己是做市场调研工作的,周伟在对方的诱惑下抱有侥幸心理,认为就是与对方随便聊聊天,应该不会泄密,便逐渐放松了警惕。

     聊天中被套取信息11条,其中4条是秘密级

    2015年10月,周伟被国家安全部门控制。国家安全部门发现,周伟在与羽晴聊天过程中,共涉及军用飞机生产、装备信息11条,经相关单位进行密级鉴定,其中4条信息被确定为秘密级。

    一次不经意的网上交友,最终给国家安全造成不可挽回的危害。周伟所在单位决定,与周伟解除劳动合同,并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另外,国家安全部门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情报罪对周伟进行刑事拘留,周伟也受到相应的刑事处罚。

    警示:通过虚拟定位,围绕军工单位布设“附近的人”

    办案人员表示,周伟通过“附近的人”添加的女网友根本就是子虚乌有,与他聊天的实际上是远隔千里之外的台湾间谍人员。近年来,台湾间谍通过技术手段将自己的微信、QQ号码的位置虚拟定位到我军工科研单位、重要军事目标周边,通过微信“摇一摇”“附近的人”、网上交友征婚等方式,吸引我目标单位内部人员建立联系,利用女色诱惑,嘘寒问暖,施以小恩小惠来拉近关系,在聊天中套取我军事机密情报。